当前位置:  首页>其他资讯

嫁蛇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已完结

2018-08-09来源:本站整理

    嫁蛇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已完结。我哪知道,只得老老实实的摇头。

  嫁蛇小说试读

  我还沉浸在刚才唇舌交缠的快感了,懵懵懂懂的听到他说可以告诉我怎么救我爹,连忙点了点头。

  “那就说定了,今晚我来迎亲。”柳坤生呵呵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这下子才猛然惊醒,这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慌乱之间我还想说什么,却感觉身子猛的下坠,伸手想抓住柳坤生,却猛然惊醒,只见自己死死的抓住一件灰不溜秋看不出颜色的衣服,而我带来的那一塑料袋灰和那张婚书已经不见了。

  “醒了?”疯**打了个酒嗝,手里还拿着我娘给的那瓶二锅头。

  瓶里只剩见底的酒了,她似乎舍不得一下子喝完,小抿了一口:“他答应了?”

  “嗯。我嫁给他,他就会救我爹。”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很想找个人说说。

  说完扶着树慢慢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转身准备回去了。

  我刚才想过了,既然当年是柳坤生救了我爹,我也认了他二十年的蛇爹了,嫁给他总比嫁给活吞童女的山神好,至少他跟我已经那啥啥了,我也算没嫁二夫。

  “你啊--”疯**突然哈哈大笑,用力拍着那棵柳树:“你有造化啊,居然让你娶到了。”

  打定主意,我不再理会疯**,抬脚就走。

  可身后疯**突然开口道:“秦辰末,你要记住,蛇阴冷且性*,血是冷的,最能勾起人体内的*性。你嫁给他可以,可以为--唔!”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一条柳枝猛的被风吹起死死卷住了她的脖子,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知道柳坤生藏在这棵柳树里,我连忙过去帮她扯开,拍了拍柳树道:“我等你。”

  说完朝疯**点了点头,她也是好意提醒。

  回到家,我娘听说柳坤生答应救我爹了,高兴得都傻了,可一听说我要嫁给蛇,立马又眼泪直掉。

  我好一通安慰,至少这也是救命恩人,嫁过去又不用被折磨活埋,人家还是化形成仙的主呢,我这算挣到了,她这才好一点。

  嫁人要什么礼我是知道的,嫁山神怎么走我也大概见过了,可这嫁蛇,还真不知道怎么弄,我也没心思弄。

  晚饭胡乱扒拉两口,我就让我娘去睡了,自己坐在床上等着。

  到了半夜,突然听到索索的响声,跟着那只在山神庙见过的大老鼠慢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只不过它胡子掉了大半,眼睛也有一只好像被挖掉了。

  这次它穿着像模像样的唐装,提着两只前脚人模人样的走到我面前,将一张鲜红的纸放在我脚下,跟着两只前脚做了个揖,转身就离开走了。

  我捏着那张鲜红的纸差点就泪奔,山神那张白的都还没解决呢,这张红的算怎么回事?

  正愣着神,却见那许多戴着红花的老鼠飞快的跑进来,有的嘴里衔着闪闪发光的金饰,有的衔着百元大钞,跟蚂蚁一样跑到我脚边将东西放下就麻溜的跑开了,好像我身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最后更离谱的居然还有几只老鼠衔着枣子花生瓜子桂圆这些的放在脚下,跟一条蛇早生贵子?

  我原本紧张的心情突然有点好笑,暗看了一下,虽说老鼠送礼很是诡异,可金饰彩礼都有了,柳坤生这也算是有心了。

  正想着,突然听到外面一个清脆的声音喊道:“吉时已到!”

  我还猛着没回神,就见一个满身绿衣头发胡子老长的老头走了进来,笑着朝我招了招手,我居然就这样抬脚就跟他朝外走,好像手脚都被他控制住一样,可神志却是清醒的。

  到了屋外,一顶柳条编成的轿子落在我家门口,几只斑斓的老虎蹲在轿子前面,见我来了,飞快的垂下了头。

  那绿衣老头朝我笑了笑,轿子上跟着飞下来一只金黄的小鸟,衔着我的衣服就将我朝轿子上拉。

  一个没注意,我被它拉得一个踉跄,差点就栽老虎嘴里去了,在那小黄鸟明显鄙视的眼神中我连忙手脚并用爬进了轿子里,连动都不敢多动一下。

  那小黄鸟也就巴掌大小,这样居然能将我拉倒,那这抬轿的老虎得多厉害!

  “起轿!”我刚坐上去,小黄鸟又叫了一声,边叫还边得意的朝绿衣老头打了个眼色。

  轿子平稳,我心思却翻滚,等到了大柳树下时,那柳树已然不见,只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宅子,柳坤生依旧一身绿衣的站在门口,伸手将我牵了进去。

  小黄鸟一声欢呼,那几只老虎夹着尾巴就跑了,小黄鸟边追边大叫着什么。

  等进了屋,我紧张的看着柳坤生,前两晚的经历在眼前一点点的闪过。

  “别急。”他却从怀里掏出那张婚书,跟着朝我伸了伸手,见我不解,直接动手把我手里的那张鲜红的婚书叠在了一块:“这两张你都拿着,一旦山神再有动静,你把这婚书拿出来就成。”

  我收了婚书,忙朝他道:“那我爹?”

  “想救你爹也不难。”他拉着我在一边坐下,指了指桌上放着的那一塑料袋灰道:“你知道这灰为什么风吹不动吗?”

  我哪知道,只得老老实实的摇头。

  “那山神原本无经祭祀已经死了,后来完全靠那些人祭祀童女,它以童女为食才得以存活。这两顶纸轿是用童女的皮为纸,血为染,骨髓为糊,骨为架,魂为精制成,所以**烧了才风吹不动,这灰里依旧藏着怨气。”柳坤生用手指轻轻捏上一把灰,一股尖悦的叫声突然在我耳边响起,震得我耳朵发痛。

  想到那些童女死得惨不说,死后还被这么折腾,心里就很不得劲。

  “童女在他眼里跟蝼蚁没区别”柳坤生将灰放回去,朝我道:“山神就是用婚书拘了你爹的魂,我可以暂时取回来,但你要彻底救他还是从婚书入手。解决婚书跟人一样分成两步,其一就是还聘礼,得将这两顶纸轿复原,其二就是解婚书,到时我会带你去黄泉阴司,先说纸轿复原。”

  “不能先解婚书吗?”我一听说那纸轿来得这么阴狠,总感觉复原很难。

  “你以为黄泉阴司是什么地方?再说你们人不还聘礼人家会解婚书了?”柳坤生敲了我一记,将那一袋灰交给我道:“从今天起,你得带着这些灰,每天喂血三滴,米百颗,同时给人驱邪镇宅,每家取恩情米百颗。”

  啊?

  我听着两眼发直,柳坤生敲了我一记,低声笑了笑,这才跟我解释。

  山神明目张胆的将这两顶轿子送到我家门口,就是算准了我家可能会烧掉,无法还聘礼就没法解婚书,我就依旧是他的。

  但这纸轿灰是童女阴魂所附,首先得养着她们,再用百家恩情米化她们的怨气,等怨气散,她们魂得归去,为了报答我,自然会将尸骨给我化成我要的样子。

  我听着连忙点头,他似乎很是高兴,又摸了摸我的头,牵过我的手咬破,亲自将我的血滴在灰上,然后用那张鲜红的婚书将我手上的血擦干。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那张鲜红的婚书擦过手指上的伤口时,手指似乎又痛了一下,体内有什么好像飞快的被纸吸了进去,可等我细看时,那张纸上却只有一点点的血迹。

  弄完这个他又带着我回到家里,当着我的面给我爹渡了一口精气,又在床前叫了我爹的魂,说我爹第二天一早就能醒来,但不解婚书,山神还是可以再拘我爹的魂,他就没办法再把我爹的魂叫回来了。

  听说我爹会醒,我着实松了一口气,就在我以为他会离开时,他却拉着我慢慢的朝我房间走去,指尖轻轻的挠着我的掌心,又痒又床,将我的心轻轻的吊了起来。

  当我被他慢慢的脱掉衣服躺在床上时,我猛的想起他会不会再变成蛇身时,却见他依旧是一幅模糊不清的模样,猛然欺身而进。

  我瞬间沉沦,神志涣散,随着他沉浮--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的转身,脸碰到一个冰冰冷冷的东西,随手一掏,那东西还在我手上游走,吓得我猛然睁眼。

  只见一条拇指大小翠绿欲滴的小蛇在我手上,两只眼睛黑若点漆,鲜红的蛇信吐吞,正昂着头看着我不住点头。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嫁蛇】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苹果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