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其他资讯

嫁蛇小说最新章节 秦辰末柳坤生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

2018-08-09来源:本站整理

    嫁蛇小说最新章节 秦辰末柳坤生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等上了两遍茶水,在胡君抽抽嗒嗒又时不时哄孩子的话语中,我才依稀知道这是怎么个事。

  嫁蛇小说试读

  柳坤生见我这么紧张,轻抚着头一脸无可奈何不忍直视的模样。

  接下来的几天里,在他一直强忍着不暴走的低气压下,我从他藏身的那棵柳树上折了几根粗枝回来。

  在他杀气腾腾几次欲出手爆揍我这个手残党,前后雕毁近十个木偶的情况下,雕出了四个惨不忍睹只依稀可以看出头是头、手脚是手脚、身子是身子的木偶。

  柳大爷又磨着牙告诉我怎么念养魂经,怎么将我的血滴在柳木雕的木偶上将那四个婴灵的魂魄封进去,又告诉我以后怎么滋养她们,怎么使唤她们。

  从头到尾,柳坤生似乎都死咬着牙,恨不得直接拍死我,尤其是在我扎手指滴血直接将木偶整个头都给浸在血里时,他那模样恨不得将我也一头蒙在水里给淹死,免得他看着要被我活活气死。

  在他几次直接暴走消失,过了好大一会又强忍着回来教我之后,终于将那四个可怜的婴灵放进了柳木人偶里养着,又按柳坤生说的,每天每个木偶滴一点滴血,反正我也要朝那堆轿灰里滴血。

  每个月中月光正盛时将木偶放在月光下吸收阴气,初一十五记得烧香点烛喂养她们,同时每个木偶前面摆了一碗只装一下的米饭,正竖着插筷。

  其他都没什么,等她们将魂魄养全,只要我许可,她们就可魂归地府,再次进入轮回。

  做这些我也不是全无好处,平时可以使唤她们帮我打探消息,或者捉弄人之类的小事,害人性命或者伤天害理这种损阴德的事情是千万不能做的,要不然别说她们再也不能入轮回,对我也是折寿的。

  当然我也是没打算用她们的,想着反正养一堆藏在灰里看不见的童女阴魂也是养,每天滴三滴血和多滴几滴同样是扎一针,似乎除了要多补血也没什么坏处。

  在弄这些时,柳坤生又对我进什么了填食般的硬性培训,什么驱邪的咒语啊,招魂的经文啊,往生的经咒,还有一些古怪事情大概的苗头,怎么避免被阴魂精怪所伤啊,怎么走禹步怎么捏一些简单的手势法诀啊。

  可最后我听得云里雾里,每晚在柳坤生又是怒视,又是骚扰的目光下,我也强行死记硬背了下来,同时感慨我果然不是做**的料啊。

  有事做日子过得飞快,等八表舅一家子带着他那孙子来我家感谢我时,我才知道他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而这一个月里我居然一笔生意也没接。

  八表舅精神完全正常了,可却沧老了许多,眼睛里浑浊不堪,似乎有什么压着他连眼都睁不开一般。

  他儿子也完全好了,据他自己嘲笑说为了喝蛇尿,他都快成养蛇大户了,不过前几天他病好之后就全部放生了。

  他家那婴儿这个月中也再没变成女婴,八表舅还在初一十五带着一家子到那四个女婴的坟上烧了纸钱。

  他还带来了两万块钱,以及八表舅跟他儿子两家的各一百米大粒,这事之后媳妇跟他们大吵了一架,分家过日子了,这价钱是他们从曾小强那里打听来的。

  我没有多说什么,连钱带米都收了。

  八表舅的婆娘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临走时突然跪了下来,对着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跟着趴在地上放声痛哭,无论她儿子怎么拉都不肯起来。

  那四个柳木人偶里的婴灵被哭声吸引了出来,手拉着手坐在桌上眼巴巴的看着她跪在地上哭,眼神清澈无比,没有怨恨也没有感动,似乎这是一个跟她们毫无干系的人一般。

  我想对于一个母亲,在那种大环境下眼看着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一个个的被自己的丈夫砌进灶台里,还要每天守着灶台烧火做饭,这种痛苦在日复一日的**之下突然醒过来,也许是痛之入骨吧。

  将那两百粒大米扔进灰堆里时,我心里微微松了松,本想着这是一事吃力不讨好的差事,没想到却是一个双响炮。

  八表舅一家才走,曾小强就来了,这一个月他都没有再出现,这次一来却说是帮胡君来接我,她走不开。

  原本缠在我手腕上睡觉的柳坤生听见是他的声音,眼神里冷意闪过,见我瞪他,哼了一声复又睡了过去。

  胡君是初中时跟我玩得不错的同学,据说十七八岁在外面打工时就跟现在的老公好上了,后来怀孕了就回老家生子带娃,具体在家里做什么,曾小强也不清楚,只知道胡君因为孩子生病找他借过几次钱,但都过没久就还了,想来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

  到了镇上时,胡君正抱着孩子,脸色青黄,双眼无神的坐在网吧旁边的餐馆里,见我来了,眼泪哗哗的直流,拉着我直哭得说不出话来。

  平时我最怕人哭,一来不会哄;二来一哭她有事求你帮忙,你根本没办法拒绝;三来胡君还抱着娃,她一哭,娃也跟着哭,那叫一个凄凉,旁边路过的人看着我跟曾小强,眼里全是鄙夷闪过。

  连餐馆服务员从我们身边过时,都要朝我投个不要脸的眼光。

  我瞬间感觉头皮都炸了,知道这年头我们仨这情况很容易让人脑补成正室抱着娃跟在外养小三的老公对质痛哭的画面,连忙叫胡君别哭了,可她反倒哭得更厉害了。

  最后在我差点抓狂时,曾小强也受不了那些去他网吧上网的毛孩子对着他一个劲的吹口哨叫好,朝她大吼着别哭了,这才让胡君收了眼泪。

  “你以后这么哭的话,我就直接将你打晕,实在让人受不了。”连柳大爷都从睡梦中吵醒,嘶着蛇信满眼受不了要直接吞了胡君的样子。

  等上了两遍茶水,在胡君抽抽嗒嗒又时不时哄孩子的话语中,我才依稀知道这是怎么个事。

  胡君跟她老公是在广州花都打包厂里认识的,那种厂很多初中毕业未成年的都在那上班,以件计酬,一个月勤快的话也有五六千的样子。

  生了娃之后,胡君没法子上班就在家带娃,为了生活她老公就还在厂里打工。

  就在半年前,他老公往家里寄的钱越来越少了,上个月更是没寄钱,胡君问他,却说是厂里没事做,胡君也就没多问。

  可半年月前,她老公突然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个女的。

  那女的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无论长相穿着都挺普通,看不出什么不对,可胡君每次一问她哪里来的,都会被她老公骂,晚上更是叫她和那女孩子他们三个人睡一床。

  “咂!一龙二凤啊,真会玩。”柳大爷嘶拉着蛇信一脸的鄙夷。

  胡君听不见,依旧往下说,她也受不了这种羞耻的一想往娘家跑,可当初她不听劝嫁给老公时,家里就不准她回去了,现在又有了孩子只得忍着。

  但那女的在家里呆久了时,她却发现不对了,先是她老公半夜总会是发出痛苦的叫声,她趁着白天那女的出去转时,偷偷看了老公的身体,这才发现她老公身上居然被咬得没一块好肉,很多地方甚至见了骨头,看那伤口大小,明明是被人一口一口咬下来的。

  而家里的鸡鸭也开始莫名的失踪,连家里养的那条狗在一天夜里突然死了,尸体被咬得残缺不全。

  胡君跟她老公说,可他老公却硬说自己身体好的很,哪里有什么伤口,还打胡君,说她见不得他好,嫉妒心强不准他跟别的女人好。

  她细细的观察那女的,却发现无论白黑夜都十分正常,但家里的鸡鸭依旧在少,可只要她老公一说让那女的走就被老公打。

  哭得没法子,想找我去帮忙却听曾小强说我出手要两万块,她拿不出这么多钱,只得又强忍着。

  实在是害怕,就不顾她老公的打骂,自己一个人抱着娃在另一间房死锁着门睡。

  就在前两天晚上,她睡得迷迷糊糊时总感觉有人在床头看着她,她睁开眼时,却见那个来路不明的女的站在她的床头,双眼放着绿光直勾勾的盯着她怀里的孩子,口水直流!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嫁蛇】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苹果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