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其他资讯

嫁蛇未删减版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2018-08-09来源:本站整理

   嫁蛇未删减版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看着他游走吐信的模样,如果不是那张脸,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一条人形大蛇。

  嫁蛇小说试读

  想到这里,我再也躺不下去了,把那四个木偶放进包里,偷偷打**门,见我爹娘已经睡下了,悄悄跑了出去。

  可这已经是大半夜,村里又没有车可以打,我一口气跑出了两三里地,才敢打电话给曾小强,累得气喘如牛让他来接我。

  这货开始还迷糊,听到说来接我,立马清醒了。

  我生怕胡君出事,一边朝镇上走一边打她电话,结果就是没人接。

  等我看到来接我的曾小强时,本就吓得差点跳脚的心立马炸毛了,这货肯定想叉了。

  大晚上的居然还洗了头换了衣服不说,还把头发梳得油光水亮的,穿着一件骚包的衬衫,香水喷得连蚊子都避着他走。

  车停在我面前,还特意放下车窗,朝我笑得跟个什么一样:“大半夜的是不是离家出走啊?要不要去我那?”

  “去医院!”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拉开车门:“胡君她那老公还得出事,快走!”

  曾小强这才一愣,也顾不得骚包了,一脚油门踩到底,然后问我出什么事了。

  我三两句将我担心的事情说了,让他开快点。

  胡君她老公白天被整晕之后,因为柳坤生中了双尾蛇的毒睡了过去,曾小强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也查不出具体什么病,只是暂时放在皮肤科观察。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住院部安安静静的,镇上的医院也不知道多少年头了,老旧不说,住院的人少,灯坏了也没修,加上里面的水管滴嗒滴嗒的,不拍鬼片真是浪费了。

  这阴森森的环境下,曾小强拉着我一步步的朝楼上走,手机电筒的光照着水泥砌的楼梯,锈得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扶手影子拉得老长,如同一根根细蛇一样扭曲着。

  我跟曾小强连大气都不敢喘,这货手里全是汗,还拉着我不肯松手。

  胡君老公就住在三楼,等我们上楼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病房门大开着,床都是空着的,整个三楼连盏灯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

  “哪个病房?”黑暗压得我喘不过气,紧紧的靠着曾小强,让他快走。

  这会子他也吓得够呛,紧了紧我的手:“你不是大师吗?怕啥?”

  妈蛋,这句话瞬间呛得我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只得一把抽出手,掏出手机,对着前面走廊就照了过去。

  可这一照,吓得我差点就晕了过去,这种老式的大楼走廊本就不长,就在走廊的尽头,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蹲在角落里,背对着我们手里捧着什么哗哗啦啦的吃着。

  吃的那个东西似乎水份挺足,稀拉的水汁顺着他的手朝下嗒嗒的滴落着,那一下下的水声回荡在空空的走廊里,显得阴森无比。

  我被曾小强呛得强撑着一口气,紧握着手机不让自己露怯,原本打头的曾小强却猛的缩了回来,整个人几乎躲进我怀里:“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可也强撑着胆子,拉着他大步朝前走,心里却暗自叹气,求柳坤生教我的那些经文咒语能用得上。

  走到墙角,我试着用脚踢了踢那人的后脚根,踢了几下他都没反应。

  我正要开口叫他,只见那人猛的将手里捧着的东西慌乱的朝嘴里塞,这才慢慢的回头看我。

  这一回头,我跟曾小强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只见那人脸上一片臃肿,连鼻子眼睛都几乎看不见了,嘴唇厚厚的翻着,也不知道是吃的什么,糊了一脸,看到是我们,张嘴哈了口气,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嘿嘿的笑着,跟着伸手就想朝我们抓过来。

  我心里一急,连忙拿手机照了过去,见那人果然没有影子,顾不上什么先礼后兵之类的了,生硬的掐了一个柳坤生硬教的手势,念着咒语就戳了过去。

  那人长而迟缓的“啊”了一声,眯得连缝都要努力找的眼睛露出一阵精光,跟着就消失不见了。

  想来是在医院去世的病人的阴魂,估计死了不少年头了,可能还保留着生前的部分记,这种阴魂般不会作人。

  “大师!”曾小强这时腿猛的一软,拉着我差点栽地上去,手却胡乱的朝我比划着:“果然不是盖的。”

  “找胡君!”我瞪了他一眼,对着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用力一掐,痛得他立马跳了起来,拿手机胡乱照了几下。

  就在倒数第二个门上挂着一个皮肤科的牌子,连忙拉着我走了过去。

  病房里也没有开灯,我手机照着墙上的开关正准备开灯,却被曾小强一把摁住。

  挑眉正要看队,他却朝我指了指不远处的病床下面。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去,只见病床下有一团黑影在缓慢而艰难的扭动着,那东西似乎怕光,快碰到手机光时,又往床下缩了缩,却朝半空中伸了伸舌头,而眼睛已然成了细长的蛇眸。

  看着他游走吐信的模样,如果不是那张脸,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一条人形大蛇。

  他对面的那张床上,胡君睡得沉沉的,不过她孩子倒是不在。

  我朝曾小强摆了摆手,闻着空气中消毒水里面夹着药水,还没有压下去的腥臭味,就算我能忍着恶心去抓那条浑身溃烂的人形蛇,可力气肯定也是不够的。

  趁着他暂时怕光,我慢慢的将四婴灵又叫了出来,心里暗叹,自己原先还说只是养着不会用,可没成想,现在完全靠这四小只顶着。

  这小四只看到那病床下的人形蛇,也吓得连朝我身后缩,四人八只眼睛溜溜直转,拉着我裤脚就不肯松开。

  又是轻声许诺烧香上祭品,又是说给她们好吃的漂亮衣服,可她们就是不肯上前,死死的拉着我裤脚满脸吓怕的样子,话稍说急一点就眼泪汪汪,吓得我又连忙轻笑着哄她们。

  敢情这四小只,除了捉个愿意被她们抬着玩的大老鼠,其他也没什么用了。

  我又不敢太大声,怕惊到那人形蛇,只得强撑了一口气,让她们呆会想办法给我弄晕那人形蛇。

  在曾小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闭眼回想了强行背下来的咒语,又试了两下手势,将手机递给曾小强,让他等我呆会走过去时,叫上胡君就跑,至少我还有四小只可以拖一下。

  曾小强见我这样如临大敌的视死如归,也是满脸的严肃。

  我慢慢的走近,对着胡君她老公那人形蛇摆了摆手,努力回想着柳坤生平时应敌的模样,可他除了挥手,好像连手指头都很少伸,只得作罢。

  走到胡君睡的那张病床边,我伸手戳了戳她,她迷糊的醒来,见是我,张嘴就要说话,我连忙朝她摆手,指了指对面床下的她老公。

  她吓得捂着嘴就想上前去,我都被她这为爱奋不顾身给吓到了,连忙拉住她朝后退,可已经晚了,人形蛇感觉到了危机,立马双手撑着地,如同眼镜蛇一般,头和身子猛的朝前一窜,张嘴对着胡君就咬了过来。

  我连忙将胡君朝后一甩,捏着柳坤生教我的手势,对着她老公头顶就压了下去。

  手指头都戳痛了,胡君她老公也只是蒙了一下,跟着胸腹着地,双腿如同蛇尾般猛甩,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嘴里的舌头还真跟蛇信一般嘶拉着吞吐着,我连忙边退边换了个手势,接连几下都没有之后,正大骂着柳坤生这手势怎么没用。

  却猛的想起,他以前跟我说过,他是蛇修行而成,所以----

  不能修行一些对蛇有害的术法!

  心里一片***飞过,朝曾小强打个手势,转身就想跑,脚下却是一顿,胡君他老公却已经爬到我不远处,伸着双手死死抓着我的脚。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嫁蛇】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苹果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