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其他资讯

嫁蛇 秦辰末柳坤生完整无删减全本章节在线阅读app分享

2018-08-09来源:本站整理

     嫁蛇 秦辰末柳坤生完整无删减全本章节在线阅读app分享。老爹老娘听说我要出门,只得连连叹气,老爹更是恨不得将头给埋胸口里去。

  嫁蛇小说试读

  我没想到他都跟蛇一样爬了,却还能跟人一样用手抓,本能的抓起包包对着他头就是一通乱砸。

  可他痛意已经被四小只封住,蛇眸一般的眼睛发出森森的绿光,嘶啦着蛇信的嘴张嘴就朝我脚咬了上来。

  我挣脱不及,眼看着就要咬上了,却见眼前强光一闪。

  曾小强拿着手机手电筒朝着他眼睛一照,跟着把手机朝他嘴里一塞,怕光的本能让他瞬间放开了手。

  我连忙拉着曾小强就朝外跑,可没想胡君她老公双腿乱甩,腰腹扭动就跟一条真蛇一般哗哗的追了上来。

  幸好病房小,没跑两步就到了门边,我跟曾小强连忙将门关上,可刚一关上,一只手猛的戳破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铁皮门,跟着胡君老公的头就从那铁皮洞里钻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差点乐出声来,连忙招着躲我身后跟小鸡一样的四小只将他弄晕。

  胡君老公一直认为自己是一条蛇,忘记了他还是人形,头能过的地方肩膀并不能过,铁门的铁皮虽然不牢靠,可里面还搭了个架子啊。

  这会子头卡在铁架子上,双腿在里面扭得啪啪做响,肩膀用力撞着铁门想冲出来。

  四小只这才松了我的裤脚,手拉着手弱弱的走到我前面,对着胡君老公念叨了一些什么。

  就见他细长的蛇眸散开,头慢慢的朝旁边一歪,晕了过去。

  我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朝曾小强招手让他再将人抬回病床上去,他却死活不肯了。

  最后还是胡君擦着眼泪,也不用我搭手,一个人抱上去的。

  我这才发现胡君已经不是那个初中时瘦弱的小女孩了,而是一个能一个人带娃下地洗衣做饭的坚强母亲。

  “他这样子怎么办?”胡君给她老公将被子盖好,眼泪吧吧的朝下掉:“孩子我送回娘家了,可我不敢让他们知道他成了这样子。”

  每个人都只会将想给别人看的一面表现出来,至于不好的一面,总是能掩藏就掩藏的。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拿过床头上药的一次性手套,把她老公身上的衣服拉开。

  这才发现,那些溃烂的伤口里面居然有一些黑黑的东西长了出来,拿棉签一挑,似乎还是硬硬的东西。

  曾小强递了个夹子给我,忍着恶心将夹了一根出来,却发现是鳞片。

  我这才想起柳坤生说过,如果不能解开蛇毒苗,他就会变成一条毒蛇。

  看了一眼他同样长出细蛇鳞的双腿,只怕也是一条双尾蛇吧。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好奇被柳坤生吞下的那条母蛇,到底是本来就是蛇呢,还是跟这位一样被种了蛇毒苗然后变成蛇的。

  已经确定医院治不好了,而且柳坤生也要靠解了蛇毒苗的肉解毒,我让胡君明天一早就办出院手术,就说是要换医院,顺带让曾小强留下来陪她,我可不想半夜偷溜出来被我爹娘知道。

  可曾小强一个大老爷们居然也怕,最后三人一合计,直接拿床单将胡君老公给绑死在床上,又给曾小强和胡君一人找了一根铁棍,如果胡君他老公醒了,不管他正常还是不正常,直接一棒子敲晕了事。

  我让胡君出院的时候跟医生说痛得睡不着吃不下,开点安眠药和葡萄糖,到时天天让他睡着打着滴点维持就行,要不每晚来捉一次,我可受不了。

  等搞定这些,天已经快亮了,我连忙招出四小只陪我跑出那阴森森的楼梯,然后到镇上汽车站找了个送人来坐车的摩托车送我回去。

  到床上刚好把衣服脱掉躺下,我娘就直接推开门进来了,她年纪大了睡不着,早上就喜欢在床上多想。

  我连忙装睡,她老人家掀开被子躺上来就把冰冷的手朝我脖子窝里一塞:“你睡一晚被窝都是凉的啊?”

  我装着被凉到的样子后缩,看着她道:“大清早的,又怎么了?”

  “我跟你爹商量了一下,要不你叫曾小强来家里吃个饭,我们把情况说明一下。”老娘嘿嘿的笑了笑,头朝我枕头这边靠了靠:“我看得出他喜欢你,现在年轻人不迷信,就算知道你嫁给了你那蛇爹,肯定也不会当回事。”

  我听着只感觉头大,忙拉着被子蒙着头:“这事您觉得厚道吗?蛇爹可是救了我爹又救了我的。”

  “我也知道不厚道。”我娘叹了口气,搂着被子坐起来:“就因为这个你爹都没脸见你,你说这叫什么事啊?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家,难不成就守着一条见都没见过的蛇过一辈子?”

  “这事以后再说吧。”我也心塞啊,可又不敢把情况跟我娘说明了,要不她得担心死。

  好不容易将她哄走,我蒙着头怎么也睡不着了,掏出放在胸口内衣上挂着的柳坤生,伸手逗弄了几下,他就跟条假橡皮蛇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只得又塞了回去。

  别怪我放这么一个让人遐想的地方,因为实在想不出放哪里更安全,这里我随时可以带着走不说,还能随时感觉到柳坤生的动静。

  我也睡不着,干脆起身准备去镇上接胡君,顺带跟我爹娘打个招呼说我要出趟远门。

  我想了一下,黑猫血肯定是容易的,至少有只现成的黑猫可以找。

  但那被双尾蛇吞下又吐出来的人骨髓,得去胡君他老公打工的厂子旁边找,只有在那里双尾蛇才吞过人啊。

  老爹老娘听说我要出门,只得连连叹气,老爹更是恨不得将头给埋胸口里去。

  收拾好东西,拖着老娘硬塞给我的行李箱,我坐着我娘叫来的车去了镇上。

  那时还早,胡君老公还没出院,曾小强帮不上什么忙,就叫我在镇上吃碗粉,顺带给胡君打个包回去,毕竟开药缴费拿药什么的没这么快。

  等粉的时候,一个双眼黑青的人走进来,看到曾小强双眼一亮,就跟见到救命菩萨一样,拉着他手就不放,张眼四望,跟做贼一样。

  曾小强瞄了我几下,连忙甩开手,朝那人皱眉道:“刘三,大早上的你发什么癫。”

  叫刘三的看了看我,搓着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挥手大叫着让粉店老板娘给我们一人多加份牛肉,又给我们一人点了瓶豆奶,这明显是求人办事的节奏。

  我嘬着豆奶,眼睛看着手机准备订去广州的火车票,耳朵却竖起来听他们讲什么。

  “强哥,上次你网吧那事怎么搞定的?”刘三殷勤给曾小强掰开一次性筷了,又递了点烟上去。

  曾小强偷瞄了我一眼,推掉他的烟道:“我不抽。你不是不信鬼神这一套吗?”

  “你以前不是一天两包吗,怎么就不抽了?”刘三嘿嘿的笑着,又要把烟朝曾小强手里递,看了我一眼,又呵呵的收了回去,脸色为难的看了看曾小强,又瞄了瞄我跟粉馆里其他人。

  最后咬着牙,嘴几乎是贴着曾小强耳朵边上道:“我见鬼了。”

  我本以为男人间的悄悄话不是看上哪个妞就是偷了谁家的腥,正想听点八卦,可没成想他突然说是见鬼了,一口豆奶差点没呛死我。

  瞪着眼睛看着他,我这才是见鬼了呢。

  活了二十几年也没碰到多少怪事,怎么一到蛇爹爬上床,什么怪事都来了,整得我身边的人也都不安生。

  “小声点。”刘三见我激动,连忙朝我摆手道:“是真的,我每天晚上都见到那个鬼,赶都赶不走,就在我车上。”

  曾小强瞄了我一眼,大概意思是问我接不接,见我点头才跟刘三说,让他吃完粉带我们去看他的车,看过才知道。

  可等我看到刘三那辆闹鬼的车时,我只感觉五雷轰顶,天雷滚滚,***什么的都不足已形容。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嫁蛇】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苹果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