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其他资讯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 嫁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2018-08-09来源:本站整理

   秦辰末柳坤生小说 嫁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晚上要去见鬼啊,烧点香烛纸钱总没有错,对人对鬼都这样,有钱好说话。

  嫁蛇小说试读

  听着我的话,原本吹胡子瞪眼抽着尾巴想跑的灰白大老鼠眼珠子转了转,摸了摸自己还包着布的一只眼睛,朝我凑了凑道:“我给你帮忙可以,到时你让柳坤生给我点好处?”

  我忙不迭的点头,管他是什么好处,反正到时候让柳坤生给就成。

  就算给不了,也是我答应不是他答应的,他答应也好不认也罢,对我也没什么损失。

  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十分鸡贼,我连忙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得太奸诈,然后将刘三那辆车的情况说了。

  灰仙两腿站立边听边挥着手瞪了曾小强一眼,说他没眼力劲,让他先去买点吃的孝敬一下。

  曾小强气得差点拿扫把拍死他,被我拉住才答应去按灰仙说的给他买瓜子花生板栗这类坚果。

  有点庆幸我们这南方山里没什么坚果,要不这大老鼠要吃松子核桃这些贵的坚果,我们还真要出点血。

  等灰仙拿着曾小强买回来的瓜子嗑着,这才慢悠悠的告诉我们:“那东西绝对是鬼不错,可为什么原车主说没有,后面的车主只是开不动,问题还是出在那刘三身上。”

  “可他开其他车也没见那个鬼啊?”我听着也诧异得很,这事古怪就古怪在这里。

  灰仙老爷捏着瓜子又嗑了老大一会才神神叨叨地道:“这就叫机缘懂不?有些东西别人看不到,要特定人才能看到,有些人不一定能看到所有阴灵鬼物,却能看到特定的阴魂。你说你都跟柳坤生那样了,你还不懂这里面的道道?你那一身蛇腥味,别人闻得到吗?你看得见柳坤生别人看得到吗?”

  他说得义愤填膺,可我却依旧不懂,看着他捧着粒瓜子放在尖尖的嘴旁,边骂边想朝里塞,弱弱的朝他道:“你是说那女鬼跟刘三有一腿?”

  “你说你--”灰仙气得差点将手里瓜子给洒了,短短的爪子指着我伸了半天,气得嘴都鼓了,连朝嘴里塞了好几粒瓜子,将气压住才道:“蛇性*,所以柳坤生才会总想跟你交尾,可人家女鬼不是这样的。”

  见一边的曾小强一脸吃惊的瞄着我,我连忙瞪了这口不择言的死老鼠一眼。

  “那女鬼只是让刘三看见她,也不伤人,也就是说刘三对她有恩,而且跟那车有关。”灰仙老爷把一嘴的瓜子壳吐出来,叹气的朝桌子上一躺:“晚上我跟你们一块去。”

  我跟曾小强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朝他呵呵的笑了笑,想着先把胡君那里招呼好再来叫他,结果刚一抬脚,就听到他招呼着我道:“把那四个婴灵娃娃放出来给我剥瓜子,瓜子花生糖再一样来五斤。”

  “好嘞。”我嘿嘿笑了笑,心里暗道:嗑不死你,吃坏你牙,看你以后怎么吃。

  医院里胡君老公依旧没醒,大白天的却还是阴森森的,我让胡君没事就下去晒晒太阳,反正守着也没用,可胡君却摇头说放心不下。

  我不知道胡君跟她老公之间有过什么样的过往,能让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守着他,朝她笑了笑,安慰了几句,说晚上我们来陪她,拉着曾小强又走了。

  一出病房的门,就听到哗哗的猪拱食一般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就见昨晚那个脸肿得跟饼一样的人又站在墙角,努力的睁开眼朝我看着,厚厚的嘴唇掀翻着,似乎朝我笑。

  “你看什么,走啦。”曾小强似乎并没有看到那肿鬼,用力拉我道:“难道你还想看到昨晚那个东西!”

  肿鬼见我走了,将手里那一团黑不溜秋还朝下滴的东西朝我捧了捧,想说什么,却张不开嘴。

  我被曾小强拖着走了几步,却见他依旧盯着我,细缝的眼睛里有着渴求,心里莫名的一阵酸楚,忙大声道:“让你家里人来找我,我才好解决。”

  肿鬼上肿得水亮的肉抖了抖,眨眼就又不见了。

  曾小强见我朝墙角讲话,拉着我的手猛的一顿,跟着扯着我一阵风一样的朝楼下跑了。

  到了太阳底下才傻傻地问我道:“刚才又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他脸色立马一白:“这可是白天。”

  “医院阴冷,又阴气重,白天出来也没什么。”我看了下天气,给胡君点了快餐让人送上去,自己又买了灰仙大老爷要的东西,然后买了些香烛纸钱。

  晚上要去见鬼啊,烧点香烛纸钱总没有错,对人对鬼都这样,有钱好说话。

  灰仙依旧剥着瓜子,曾小强要去交待网吧里的一些事,我一夜没睡干脆趁着时间还早就窝在他那小床上睡了一会。

  这一觉一直睡到大晚上,刘三来叫我们吃饭,我生怕灰仙被人看出来,一把将他兜进背包里。

  他气得破口大骂,被我恐吓着如果被人见了去,他修行就完了,又丢了一包瓜子进去,这才停了声音。

  饭桌上,刘三一个劲的夸我漂亮有本事,他早上没看出来我是个捉鬼的仙姑,可话头里却疑惑的问我师父是哪里的,捉过哪些鬼,明显是不信任我,我都懒得理他。

  直接开口道:“如果今晚搞定了,你说的挣钱分我一半,再加一百粒你家里的米,如果没搞定,这顿饭钱我都还你。”

  “不是,仙姑---,我不是这么个意思,这不是您长这么漂亮,还这个与时俱进,你说--”刘三双眼在我身上瞄了瞄,摆手一通乱讲。

  对于不信任的人,我懒得去解释,时不时的将桌上鸡腿排骨什么的趁他不注意朝背包里扔点,灰仙不愧了老鼠,隔着背包都能闻出我们吃啥,还在里面点菜。

  吃过饭,我们去那辆车那里,曾小强是死活不肯坐后座的,只得我包着背包坐在后座上等。

  可转了一圈,在没人的地方停了三五次车,那女鬼都没出来。

  后来还是灰仙说让我们都下车,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让刘三开一圈在我们旁边停下,要不那东西是不可能出来的。

  刘三一脸的不情愿,为了能将车子脱手,也没法子。

  找了一个废的小楼,我捧着灰仙跟曾小强躲在破门里,刘三溜出去不远就又开回来,然后就停在我们面前。

  果然这次他一停车熄火,后座的门啪的一声就自己开了,跟着一缕黑溜溜的头发从车门里滑了出来。

  为什么说是滑呢,那感觉就好像头发是漂在水里一般,车门一开头发就顺水滑了出来。

  头发越滑越多,跟着一颗看不到脸的头趴在后座上,一双白得好像泡过水的手慢腾腾的从头发上伸出来,然后一点点的朝前扭。

  最古怪的事情是,我们可以从打开的车门里看到后座的情况,可那后座上啥都没有,好像这女鬼就是从打开的车门和后座的中间爬出来一样。

  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她爬出来的部分,其他的完全看不到。

  因为是趴着的,那头发倒溜在前面,后背光滑一片,却夹着淋漓的鲜血,她头慢慢下栽,手摸到地面后,用手撑着一点点的前行将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的拖出来。

  刘三这会子吓得双眼大睁,不停的朝我们躲的这块抛媚眼,又不敢出声,眼角都跳得快抽筋了。

  眼看着女鬼光滑滑的屁股已经出来了,刘三说过只要她全部爬出来就会消失,连忙看着灰仙道:“怎么办?”

  “收了啊?”灰仙老爷依旧坚持不懈的嗑着瓜子,身子猛的朝前一窜。

  就在我以为他要大展神威风时,我感觉手脚突然一冷,跟着双脚飞快的朝前跑去。

  妈蛋,又被那死老鼠控制住身体了!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然跑到了那女鬼面前,脚下正是她那一溜水滑的头发。

  而那努力爬行的女鬼,似乎十分不满,慢慢的将头抬起,乌黑的头发一点点的朝脸两边滑落。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嫁蛇】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苹果用户请点击>>>奇热小说阅读客户端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